关于柴静

阅读,有时是自省的过程,有时是恋爱的过程,有时又是梦想的碰撞,我先分享自省这段。
柴静,年轻时从湖南卫视《新青年》,后去中央卫视《东方时空》主持,再去《新闻调查》做记者,然后离开。《看见》既是柴静个人成长告白书,某种程度上亦可视作中国社会十年变迁的备忘录。十年前,她被选择成为国家电视台新闻主播,却毫无经验遭遇挫败。十年之间,非典、汶川地震、两会报道、北京奥运...在每个重大事件现场,几乎都能发现柴静的身影。同为中南大学毕业的校友,我从她身上也能找到自己的归宿。大家都熟知她非典时冲锋陷阵的勇敢,却不知道从主持到记者转变时,多少人怀疑她的能力。就像柴静说的,非典是一时的,一时的东西一咬牙就能扛过,后面漫漫长路的斗争才是最难。反观己,承受才懂成熟。

关于动漫

奉上心爱的《虫师》,以圆妖精、精灵世界的遐想。“虫”既不是动物,也不是微生物,而是一种自然界中无处不在的力量,拥有独特的力量,偶尔喝人类生命产生交汇,便生出一些奇妙的故事。银古是一位虫师,半生游历,经过一个个山野、村庄,为人们解决虫的问题,也接近了许多故事。银古在远离人的角落里,看虫形成的彩虹、了解寄生于生物眼球中的“眼福”等,“虫”生而有其价值,我在户外穿梭,似也生出“复眼”来,生要看见这些生灵,生要与其交个朋友。假如你偏偏是个孤独症患者,远离尘嚣、不落凡俗、自娱自乐,你会喜欢上银古先。反观己,独处才懂成熟。